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婆媳 时间:2018-09-27 浏览:
截止2017年,中国农民由于资源不平衡等诸多原因,舍弃土地进入城市人员为2.87亿,其中有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但是,仍然有相当庞大的农民工生活

截止2017年,中国农民由于资源不平衡等诸多原因,舍弃土地进入城市人员为2.87亿,其中有8000多万农业转移人口成为城镇居民。但是,仍然有相当庞大的农民工生活在城中村里和贫困线以下。
——摘自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统计局《2017年农民工监测报告》
预告片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本片内容提要
在当代中国城市化进程中,大别山区农民杨兴堂因交不起农业税,看不到改变贫穷命运的希望,于是随着当时的移民潮汇入到城市里做了一名务工者。进城后,杨兴堂先贩过蔬菜,又回收废品,最终做起了卖烤红薯的营生。眼看渐渐有了温饱,杨兴堂便将其百岁老母亲和妻子儿孙全部接到了城里。但无论全家如何俭省度日与拼命劳动,也无论杨兴堂每日如何摆脱着城市执法者的管理而辛苦地卖着烤红薯,他们却依然只能住在城市一隅的贫民窟里,无力购买属于自己的住房,更不敢奢望富裕的阳光会降临到他们贫穷艰难的家庭生活之上……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本片导演严歌平在城中村访问村民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本片制片人及摄影谢和平正在检查拍摄设备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严歌平与本片主人公杨兴堂在交谈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谢和平与杨兴堂一家欢聚新年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导演阐述:
这是一条偶然发现的拍摄线索,或者是一个不经意间发生于我们眼前的有意味的故事。
本想去采访一位我们曾经熟悉的劳动力价格便宜的搬运工,为我们准备拍摄的一部关于城中村题材的纪录片搜索素材,结果便在寒风凛冽与夜色浓厚的城中村里迷了路。
坑坑凹凹的路面,七拐八弯的巷道,一星星弱弱的灯火,不时还传来一阵阵凶猛的狗叫声……
当前中国任何一座天翻地覆变化着的城市里,似乎都还残留着这种不及拆除的满目疮痍的城中村。从四面八方涌向城市讨生活的农民,因贪图这里廉价的房租,便不顾环境卫生令人堪忧地在这里安营扎寨,抱团取暖。
不知不觉中,我们摸索到了这部影片主人公杨兴堂的家门口。
一切都是天意。在没有这部影片的拍摄构思,缺乏对这部影片人物了解和把握的情况下,那一张张布满喜怒哀乐的脸,那一段段城市二等公民的沉重经历,那一页页他们创造的含辛茹苦的奋斗史;还有那婆媳间的龃龉,天真快乐的孩子们的憧憬,卖烤红薯的老杨为着生存与城市管理执法者产生的冲突……所有画面都无须掩饰地撞到了我们的摄影机前……
毫无疑问,我们应该拍摄下去!
特别是讲述生动的老杨,让我们的摄影机对之产生了极大的迷恋……
但问题接踵而至。老杨的儿子和儿媳突然强烈反对我们的跟踪拍摄,因为他们感到影片一旦展现了自己的底层生活便是种深深的屈辱。于是老杨也顾虑重重,开始对我们不理不睬和吞吞吐吐起来……
拍摄进入了困境。
纪录片创作最大的困境,可能便是被拍摄对象与镜头的不合作。
为了突破这种困境,我们必须加强与被拍摄对象的沟通和交流,于是这便使得我们影片里采访的声音无法彻底抹去,也使得这部影片多了一丝所谓新闻片的痕迹。但我们必须郑重声明:当代中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二等公民现象早已不是什么新闻,中国政府为改善这种现象也付出了各种努力,只不过这些努力在老杨这样的二等公民身上化作阳光雨露仍然需要假以时日。对此,我们更重要的是保持记录者的立场,在真实记录中赋予被拍摄对象应有的话语权。并通过他们的话语诉求,反映出社会底层民众对中国改革开放的经济成果如何能够最大程度惠及,所抱有的希冀和渴望。
不知我们的创作意图是否在影片中得到了充分体现?
谢谢大家!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片中镜头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老杨在风雪中等待顾客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老杨母亲期待儿子收摊归来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老杨的老婆在冰冷的水中洗红薯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

老杨的烤红薯摊正遭到城管驱赶

严歌平导演的纪录片《城市里的村庄》明日首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