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文娱新闻·逝者

婆媳 时间:2018-09-30 浏览: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病逝 姜昆长篇悼文表惜别之情 2018年09月30日 星期日 新京报分享: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因病医治无效,于9月28日在哈尔滨逝世,享年66岁。师胜杰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0月2日在哈尔滨举行。 得知师胜杰去世的消息,中国曲艺家协会主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病逝 姜昆长篇悼文表惜别之情

2018年09月30日 星期日 新京报 分享:

文娱新闻·逝者

  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师胜杰,因病医治无效,于9月28日在哈尔滨逝世,享年66岁。师胜杰遗体告别仪式将于10月2日在哈尔滨举行。

  得知师胜杰去世的消息,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姜昆以长篇悼文《为胜杰送行》表示深切怀念:“每一个段子都是你呕心沥血的编创,每一个‘包袱’都是你智慧和幽默的结晶。你走了,中国相声舞台从此少了一员大将,相声队伍失去了一位情同手足的前辈……”

  新京报记者联系到师胜杰的义子,北京嘻哈包袱铺青年相声演员高晓攀,他说曾于9月底到医院去看望过师胜杰,师胜杰在分别的时候告诉他“好好干,好儿子。”

  

  7岁登台,和父亲合说《捉放曹》

  1953年4月,师胜杰出生在天津南市,在家中排行老二。父亲师世元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京津一带颇有名气的相声演员。1959年,为支援东北艺术建设,师世元举家北上哈尔滨。

  初到哈尔滨,师家住在当地最著名的曲艺场所北市场。每天父母到“相声大会”表演,师胜杰也跟着。一天晚上,一家人围坐炕上吃夜宵时,站在一旁的师胜杰嘴里左边一句逗右边一句捧,竟把大半出《捉放曹》演了下来。师世元当时便掉下了眼泪。随着年龄的增长,师胜杰才明白,当时父亲是不愿让儿子再干这一行,但仔细一听,儿子说的还真是“像模像样”,所以才难过落泪。

  第二天晚上,师世元先上台对观众说:“今天我和一个票友说。这个票友不是别人,是我儿子。”这是师胜杰的初次登台,与父亲合说了一段儿《捉放曹》。那次登台师胜杰年仅7岁。第二年,他拜天津曲艺团相声名家朱相臣为师,跻身相声第七代,成为“文”字辈相声艺人。

  与姜昆合作《林海红英》引起轰动

  1969年,16岁的师胜杰被送到北大荒兵团最基层的连队。1975年的一天,在听完收音机里播放了一段儿马季、唐杰忠合说的相声《友谊颂》后,师胜杰对大伙儿说:“这种形式叫相声,我也会说。”一段表演之后逗得大伙儿前仰后合。从此,他会说相声这事在团里尽人皆知。

  1976年,师胜杰与比自己小三岁的姜昆初次合作,演出反映知青生活的作品《林海红英》,引起了强烈反响,并代表黑龙江参加了全国曲艺调演。

  在北京展览馆剧场演出时,他们的相声引起了轰动。而就是在这一次演出中,师胜杰第一次见到了相声大师侯宝林。由于曲艺界前辈赵连甲看着师胜杰长大,那天他说,“我带你见个人。”见到侯宝林后,师胜杰主动上前鞠了个躬。赵连甲介绍说,这是师世元的儿子,参加调演来了。这一面,爷儿俩没多说什么,但为日后的拜师埋下伏笔。

  侯宝林顶住舆论压力,收其为徒弟

  1976年底,师胜杰被调到黑龙江剧院曲艺队,成了专业相声演员。上世纪80年代初期,师胜杰创作了《我要补课》《婆媳之间》《郝市长》《姑娘小伙别这样》等一批作品,并多次获得相声大赛一等奖。

  1984年,师胜杰的相声《肝胆相照》参加全国相声新作演出评比。侯宝林是那次活动的艺术顾问。在第二天的总结会上,侯宝林对师胜杰大加赞赏,并流露出欲收其为关门弟子的意向。因为师胜杰已拜师朱相臣,所以很多同行觉得师胜杰再拜侯宝林就是“跳门”了。侯宝林顶住了很多的舆论压力,表示朱相臣已去世,总要有人再带着师胜杰往前走。

  最终在1984年7月8日,在青岛友谊饭店宴会厅,相声泰斗马三立和出席全国相声评比讨论会的全体人员以及来自新闻界的朋友共200多人参加了师胜杰的拜师会。拜师会上,师胜杰庄重地向相声大师侯宝林献上一束鲜花,又向老师和师娘王雅兰行了三鞠躬礼。侯宝林笑容可掬,将自己的专著《相声溯源》《曲艺概论》送给了徒弟,并书赠“贵在创新”四个大字。当时,师胜杰三十一岁,刚过而立之年。

  以唱功见长,但反对相声中过多“唱”

  拜侯宝林先生为师,师胜杰的相声迈上了新台阶,他对自己的要求也更严格了。他在哈尔滨和北京之间马不停蹄地来回跑,不断地充实提高。

  值得一提的是,央视春晚他也参加过多次。那句经典的相声台词“一样一样一样的啊”让全国的观众记住了师胜杰。不过他坦言,相声是一门特殊的喜剧艺术形式,说一段传统相声就像爬山,从山根——山腰——山尖,需要有足够的垫话和铺陈,而电视相声受严格的时间和内容限制,企图省略铺垫、片面追求信息量,一段相声表演最多10分钟,演员需要把段子高度浓缩,三句抖个包袱难度太大。

  “师氏”相声的最大特点就是“以唱功见长”,但说起这方面,师胜杰表示,很讨厌相声中“唱”的特别多,相声是语言的艺术,应以说为主,“唱”完全是内容的需要,当实在难以用语言表达时才用唱,如果从头唱到尾,观众会建议你改行的。

  回想起自己的父亲生前,一直告诫自己“台上规规矩矩地说相声,台下老老实实地做人。”师胜杰一生也是一直按照父亲的教诲去做的。

  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臻 图/视觉中国

更多详细新闻请浏览新京报网

文娱新闻·逝者